香蕉视下载app苹果版香蕉视下载app苹果版

http://www.metalroofingcolors.com/网站地图香蕉视下载app苹果版html香蕉视下载app苹果版
    一年,我陪祈佑在邊關呆了整整一年,我目睹了戰爭的殘酷,目睹了血腥的殺戮,目睹了滿目的瘡痰。最誇我觸目驚心的便是軍中內變,因爲沒有糧食,受不了饑寒,原本並肩作戰的戰士們相互厮殺。弱的則會被丟八滾燙的水中煮熟了,十幾個戰士國成一圈吃的津津有味。

    看到這樣的場景我知道最難過的便是祈佑,他卻將我護在壞中,不許我看那滅絕人性的場面。感覺到他厚實冰冷的手輕撫著我的脊背,很想在他懷中大哭一場,但是我不能哭。因爲祈佑的心比我更痛,那皆是他的子民。

    在走投無路的情觀下,祈佑派幕天與連曦談判,要求速戰速決。連曦考慮了片刻,便接受速戰速決這個提議,他也不願再拖下去了,我知道,昱國的錢糧也將空虛。在那場戰爭中,亓國敗了,我早就預料到了。

    因爲亓國將士已經不再上下一心,他們求的只是溫飽,鬥志早已被那饑寒交迫的日子培磨光。這場戰爭我們等于不戰而敗,連曦的三十萬大軍輕而易舉的戰勝了祈佑四十萬大軍。

    最後,我們被俘虜了,我,祈佑,幕天,蘇景宏四人被嚴密押送至昱國,亓國的軍隊則逃的逃,散的散,投降的投降,戰死的戰死我們四人被關押在昱國同一問天牢中,這已是我第二次踏八這陰冷的天牢。

    不同的是,我身邊有祈佑,他至始至終都握著我的手,始終沒有松開過。

    與他坐在在冰涼的角落中,祈佑出奇的平靜,一路上到現在沒有說過一句話。我靠在他堅實的胸膛中,我也沒有說話。而幕天與蘇景宏則靠坐在牢中另一端的牆角邊,發絲淩亂,胡腮遍布。唯有滄桑狼狽能形容我們此刻,我們被關進來兩日,相互之間都沒有任何言語,如今我們已是階下四,說再說的話語也是枉然,我們能做的只是面對,面對死亡的來臨。

    這場戰爭輸了,驕傲如祈佑,他能接受嗎我知道,他接受不了,他如此高傲,如此強大,這一生中不論是戰爭與宮廷鬥爭他從來沒有輸過。唯獨這一次,不僅輸了,而且輸的如此狼狽。

    緊緊環著他的腰,將頭深深埋在他的胸膛中,他的身軀很是冰涼,我想爲他暖暖身子,但似乎怎麽都暖不熱啊。

    忽然之間蘇景宏大笑出聲,笑的如此狂放真實,我怔了怔,目光授射在仰天大笑他身上。

    “展相,你我相鬥朝廷也有近四年之久了吧,今日競一同淪爲階下四。想當初老夫的女兒蘇月因爲你而與我斷絕了父親關系,直到我的孫女出生現在都兩歲了吧,我還沒有見過一面呢。”蘇景宏豪放粗礦的聲音朝展幕天逼了去。

    展幕天也一笑,俊選的臉上寫滿了無奈,卻打趣道,“蘇老頭,你不會是怕死了吧.”

    “老夫在沙場上征戰近二十年,哪次不是提著腦袋浴血奮戰?只是沒見到孫女有些遺憾罷了……老夫這一生從來沒有遺憾的事,唯獨這一件。”他的眼神閃現出縷縷悲哀,這是我唯一一次在狂妄自自的蘇將軍臉上見到的悲哀。

    展幕天笑了笑,“若月兒聽到此番話定然會非常開心的,你可知月兒一直在咱們之間爲難著,其實你這個父親在她心中一直是個最好的父親,只不過她爲了孩子所以選擇了與你分開。多少次看著月兒因你偷偷垂淚,我的心也很難受“罷了,現在說這些已經沒有意義了,怪就怪咱們曾經太不懂得珍惜啦。”

    他拍了拍幕天的肩膀,露出遺憾的一笑。

    “吵什麽吵,吃飯了。”牢頭用鐵鞭敲了敲牢門,恕喝一聲,然後將四人份的飯菜放在牢外,便離去。

    蘇景宏眼睛一亮,立刻起身將飯菜旁那一壺酒取了進來,“好小子,這牢頭這饕競給咱們送了酒。”才仰頭要喝,幕天使丟出冷冷一句,“你就不怕裏面有毒。”

    他‘哈哈’一聲大笑,“老夫都淪落至還怕裏面有毒嗎?就算死也做個飽鬼吧!”頭一仰,壺一低,酒灑八口中。

    “蘇老頭,別一人把酒喝光了。”他一把上前奪下手中的壺,有些酒灑在枯黃的稻草之上。

    祈佑依日僵硬的靠在冰涼的牆壁之上,一動不動,對他們之間置若罔聞。我害怕這樣的他,伸手輕撫著他的臉頰,“祈佑,你要不要吃點東西?連日來你滴水未沾,這樣下去你會出事的。”

    他日光呆滯,似乎沈浸在自己的思緒中,腦海裏再無其他人的存在。看他這個樣子,我的胸口一陣陣撕心的疼,祈佑,如今頹敗的你定然接受不了這樣的失敗吧。不是因爲你沒有帝王之才,而是騎在你沒有糧。

    直到祈佑的手撫過我的臉頰,爲我抹去淚水,我才發現自己落淚了。

    “別哭,我吃。”他的聲音沙啞,目光終于有神,扯出一抹勉強的笑容。我笑了,跑至牢門將一碗飯端了進來,一口一口的喂給他吃。看他勉強將飯菜哂下的樣子,我的淚水更洶湧的劃落,如今的他該花多大的力氣去哂下這口飯呢。

    蘇景宏和展幕天之間的談笑突然斂了去,怔怔的凝望著我們兩,目光低垂感傷。

    當滿滿一碗飯見底之後,展幕天捧著酒壺到祈佑面前,“皇上,您要不要喝點。”

    祈佑一把接過,仰頭便猛灌,看那酒滴滴由嘴角劃落,沿著頸項流八衣襟之內,我搶奪而下,澹澹說了兩個字,“夠了。”

    他自嘲的笑了,目光掃過我與幕天,“你們說,我這個皇帝是不是很失敗帶兵打仗,競淪落到士兵相互殘殺食人內的地步?”

    展幕天雙膝一跪,急忙說道,“不是的,在幕天心中,您是最好的皇帝。您統一天下不是爲了一己私欲,而是爲了讓百姓擺脫戰亂受的苦,之所以沒有成功,只因錢財外漏,給了昱國這樣一個機會”

    “我輸了,你對我很失望,對嗎。”祈佑淒慘一笑,側首凝望著我。

    “不是因爲你強大,所以我才愛你。愛你,無關身份,只因你是納蘭祈佑,馥雅的丈夫。”我答完後,祈佑正欲再說些什麽,我含著笑容道,“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洗盡鉛華,白發紅顔。”

    祈佑也笑了,溫實的指尖撫上了我的臉頰,動情的喚道,“馥雅……”

    “母妃。”卻聞一聲清脆動人的聲音打斷了他繼續說下去的話。

    我們齊日而望,站在牢門外的是一聲白衣勝雪的初雪,還有她身旁立著的祈殒。祈佑皺著眉頭,盯著我片刻,突然先笑,“什麽時候你競有這麽大的女兒了“不是……”我忙著解釋,但是被他眼底淡淡的笑容給遏制住,現在他竟然還有心情與我開玩笑。

    初雪一雙美目在我們之間流轉著,倒是祈殒先開口道,“辰妃,皇上要見您帶著笑,我一口回絕,“不,我要陪在祈佑身邊。”

    “母妃,您就去見見二叔吧,母妃……”初雪雙手扶上牢門,可憐兮兮的望著我,眼中含著淚珠,不停的喚著母妃。

    我的心頭一軟,不得不佩服連曦,競將初雪搬到牢中請我出去,爲的是什麽呢“祈佑我”爲難的望了眼祈佑,他黯然一笑,“去吧。”

    我伏下身子,深深擁抱著祈佑,“你等我回來。”直到離開,身上的溫度漸漸消失,失落感漸升。我不願去,但是我知道,去不去不能由我。

    麽風阙殿飛檐卷翹,金黃的琉璃瓦被陰沈沈的天色籠罩著,金波頓逝。我被領進了風閹殿的偏堂,一把覆蓋著鵝軟毛的椅子被兩位奴才扛了進來,小心翼翼的擺放在我面前,“辰妃請坐。”

    我安然坐下,靜靜的等待著連曦的到來,心中也暗生疑惑,連曦要見我爲何要在風阙殿直到連曦在衆位奴才擁簇之下進入風阙殿之後,我立刻想起身,但是我看見他的身後還跟隨了許多官員,我又安靜的坐了回去。在偏殿,我能一覽連曦臉上的表情,也能聽到那批官員的說話聲,只可惜,我在偏殿,那批官員根本看不見我。

    “皇上,您快下令將亓國一幹余孽皆斬首示衆吧。”

    “對啊,皇上,您還在猶豫什麽呢?”

    “難道皇上您想要縱虎歸山,皇上可知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爲保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基業,定然要毫不猶豫的將他們悉數斬殺。”

    聽著他們皆一致請求連曦將祈佑等人斬殺,我在心中暗暗一笑,難道連曦要我來只是爲了聽這樣一番話嗎?他認爲我會怕死嗎,與祈佑死在一起我此生無博“夠了,你們給朕滾出去。”連曦憤然一聲恕吼響徹整個大殿,衆官員的跪了滿滿一地,“皇上息怒!”

    連曦緩緩吐出一口涼氣,用力平複著心中的怒火,“你們上的折子,朕會斟酌著考慮,都出去吧。”

    “是。”

    只聞腳步聲漸遠,連曦已朝我走來,眸子含著久戰未褪去的滄桑痕迹。我立即起身向他跪行了一個禮,“參見皇上!”如今我已是階下囚,連曦卻已是一統天下的帝王,我該對他行拜禮的。

    連曦站在我跟前,也沒有讓我起身,只是問,“你看見那些奏折了嗎?”順著他手指向的地方我望了去,在赤金的龍案之上擺放著堆積如山的奏折,只聞他繼續道,“全是要求朕將亓國余孽斬殺的奏折,你說我該如何?”

    “皇上是天子,您有自己的想法與主張。”對于他這樣的問題我只是進而不答。

    “爲何不求我放了你們?或許我會考慮……”沒待他說完,我便一聲打斷,“皇上,您作出任何決斷,馥雅決不會有任何怨言。”

    “我以爲你會求我的。”他負手而俯視著我,眸子中閃現出讓人異常有壓力的亮光。

    我句起一抹若有若無的淡笑,毫不避諱的迎視著他。“納蘭祈佑決不會卑微的乞求敵人放他一條生路,他的女人更不會。”

    連曦先是一怔,後是大笑,笑的瘋狂,“好一個納蘭祈佑的女人!在我將你送還培納蘭祈佑之時便說過,我會將你重新奪回來的。還有我們之間的承諾,你忘記了嗎?如今昱國生,你必須與昱國同生。”最後一句話說的堅定不容質疑,我的心卻漏跳了一拍,“不,我若要死,你絕對無法阻止。”

    “又是爲了你的納蘭祈佑嗎?多年前爲了權利險些要了你的命,而今你卻還要陪他一同死,我真不敢相信世上怎會有你這樣好的女人!”

    我聽到他原本那個‘使’字想出口,卻改成了‘好’字,我笑了出聲,其實我本來就是個使女人,“在這場仗之前,我就對他承諾過,生亦同生,死亦同死。祈佑這輩子已經什麽都沒有了,我不能再棄他而去。”

    他淩光一閃,嘴巴句勒出嗜血的弧度,“你相信嗎,我會讓你來求我。”

    “連曦,何苦呢?戰敗之後我與祈佑雖然沒有說過同死之語,但是我相信,在心中我們早已經作出了決定。既然不能陪他一同俯瞰江山,那便一同共赴皇權“你什麽都不用說了,三天,我給你三天時間考慮。若三天之後你沒有求我,那我便成全你與祈佑共死。”

    看他說的如此有把握,我的心‘咯噔’一跳,他又想要做什麽……不,現在連曦不論再做什麽,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

    踩著沈重的步伐與忐忑的心緒重新回到了天牢,還記得離開風阙殿的時候初雪撲了上來,緊緊接著我的腿哭了起來,“母妃,不要走,初雪不要母妃和那個男人在一起不要走好嗎,和初雪和二叔在一起好嗎……”

    看她痛苦的樣子,我于心不忍,卻還是推開了初雪,“對不起,初雪,母妃愛的男人還在等我回去。”沒有絲毫的猶豫,我轉身離開,身後傳來初雪肝肺寸斷的聲音。我強忍著沒有回頭,自己卻落淚了。

    連城,對不起,于你的愧疚,來生再報。

    恍惚問,我再天牢中競也聽到了女孩的哭聲,初雪?不會的,這並不是初雪的哭聲。帶著疑惑,我被遞進了牢中,眼前的一幕卻讓我愣住。原本周遭幾問空空的天牢內競多出了許多人,被擠得滿滿的。

    而女孩的哭聲出自于蘇月懷中的孩子,淚水蔓延了滿面,噪音也微微的嘶啞著,我一怔,這難道就是幕天的女兒,蘇景宏的孫女目光一掃,其中還有祈皓,蘇姚,與他們的兒子納蘭亦凡。還有衆多官員的謇眷,年幼的孩子,年邁的父母,樣子狼狽,好不淒慘。

    呵,我怎麽沒有想過,亓國戰敗,滿朝官員皆是昱國的俘虜,這麽多人即將面對的將是死亡。只是沒有想過,連曦竟然連孩子與老者都不放過嗎。我終于明白,爲何連曦那麽肯定我會求他……但是,馥雅不願再心軟,想自私一次。

    我重新坐回祈佑身邊,他伸出結實的手臂將我攬八懷,仿佛怕一松手我就會消失一般。我以爲他會問連曦找我做什麽,但是他沒有問,只是緊緊擁著我。

    “怎麽不問我和連曦說什麽了?”我微微仰頭望他,額頭抵上了他的下顆,胡渣刺的有微微的疼痛與酥癢。

    “重要的是你回來了,其它的都不再重要。”現在的他的情緒比起初進天牢的時候好了許多,笑容也漸漸有了,只是眼底的落寞卻掩蓋不住。

    收回視線,我倚靠在他肩寓上,蓦然緊閉雙日,耳邊傳來的卻是蘇景宏苦澀的笑聲,“她的名字叫展語夕嗎,多好聽的名字?倒是外公連累了你們呀,要陪著爹一同赴死。”

    “父親,不要這樣說。作爲蘇家的後人,我們感到非常光榮。咱們是將門子弟,決不會在死亡面前流露出一絲絲的恐懼。”此話是蘇姚所說,聲音铿锵有力,其言語問的氣勢堪比男兒。

    “可是我們不想死啊!”突然一個聲音闖進了來,整個天牢中一片沸騰,嗚咽之聲源源不絕的傳來。

    “我父親母親都年邁了,他們沒有罪啊,爲何要他們陪著我死”

    “我的孩子才四歲,他什麽都不懂,真不的想連累他”

    “我不想死,真的不想死啊”

    我又將頭朝祈佑肩窩埋深了幾分,不敢睜開眼睛望此刻淒涼的景象,手不自覺的緊撰著祈佑胸前的衣襟,競想起了杜牧那首《題烏江亭》,禁不住脫口喃喃道,“勝敗縣謇事不期,包羞忍恥是男兒。江東子弟多才俊,卷土重來未可知。

    “馥雅,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麽嗎?”祈佑蓦然一怔,音量提高了許多,但是在天牢那嗚咽吵雜之聲中顯得異常低微。

    我不答,低聲笑問,“如果,你能逃過此劫,會卷土重來嗎?”

    “有戰疲勞壯士哀,中原一敗勢難回。江東子弟今雖在,肯爲君王卷土來”他只用了王安石的《烏江亭》來回答我的一問,“馥雅,我若爲項羽,定然也是選擇在烏江自劃,決不過江。”

    終于,我睜開了雙日,含著絲絲淚水凝望著他,“那我可會是你的虞姬呢祈佑深深的與我對望,片刻問的無言,突然他搖頭道,“不,你若能保全性命,不要陪我離開。我沒有資格拉著你與我陪葬,這輩子我欠你太多了,不想到最後仍日要欠你。”

    黯然垂首,握住他冰涼的手,只是笑,卻不說話。心中是i味參雜,祈佑忘記了當初我說過‘生亦同生,死亦同死’嗎?他若走了,我哪能獨活在世上。

    “哭什麽哭!”蘇景宏憤然恕吼,帶著血絲的目光掃過周遭哭泣的男女老少,“都是一群懦夫,哪配當我亓國的子民。”

    “父親,算了,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選擇。”展幕天的一句‘父親’讓蘇景宏臉色徒然軟化而下,目光閃著淚水,“你你叫我父親?”

    “這句父親我已經欠著許久了,如今都到此地步了,再不還上,怕是要終身遺憾。”展幕天隔著天牢的問的縫隙,握住蘇月的手,含情脈脈的溫柔藏著無限情意。

    原本淚流滿面的蘇月破涕爲笑,單手回握著幕天的手,另一手緊緊擁抱著懷中的孩子,“父親,月兒早就對您說過了,幕天不是你所想像中的獨攬大權,敏禍害朝廷。想您可信了吧”

    “使了頭,爹早就知道了。只是拉不下老臉去與他和好”蘇景宏歎息著,終于對展幕天也是放寬了心際,蘇謇人突然笑了出聲,其樂融融,在天牢中競也能看到這樣的景象。蘇景宏好福氣,兩個女兒與女婿,還有一個孫子一個孫女,在死之前竟然能得到這份安慰,真的死而無憾了。

    一想至此,我的淚水悄然劃落,眼前這樣的景象讓我羨幕,不,說妒忌似乎更爲恰當。祈佑似乎看出了我爲何而哭,撫過我的發絲,輕柔道,“別哭,你還有我。”

    強忍多日的心痛與淚水瞬間湧出,我撲向他的懷抱,放聲大哭起來,我的哭聲與衆多嗚咽之聲夾雜在一起顯得很渺小,我便可以不用理會他人的目光,放聲大哭,“爲何人總是在即將失去之時才懂得珍惜”

    這是我說的最後一句話,此後我一直呆呆的靠坐在冰涼的牆角邊,嘴角時不是句起一抹令人無法察覺的嘲諷之笑,與祈佑一同沈默,一同望牢中那淒慘的景象。

    三日後,我終于開口說了一句話,“祈佑,馥雅的心水遠只屬于你一個人。”祈佑似乎意識到什麽,迷離的目光恢複了往日的犀利,凝著我的眸仿佛能將一切看透。我堅定的回視著他那幽若寒潭,深冷難測的目光,似乎有千言萬語想要說,但是卻不知從何說起。

    那短暫的安靜迎來的一聲聲催心的步伐,空氣中凝結令人屏息卻緊張的氣氨,“展妃,皇上讓臣來接你。”

    牢中之人皆側目望著祈殒,包括祈佑。

    看著祈殒那語氣,連曦讓他來接我聽這語氣似乎肯定了我會去求他一般,但是不得不說,連曦真的很了解我。

    我當著衆人的面起身,看見了蘇景宏的疑惑,展幕天的驚愕,蘇姚的奇怪,祈皓的不解,蘇月的迷惘唯獨祈佑的臉上如寒冰,目光毫無溫度。

    他那份冷漠刺痛了我的心,他一定是在怪我,怪我背棄了生亦同生,死亦同死的誓言。但是,馥雅只能做到這些,因爲馥雅不配擁有幸福,因爲馥雅天生就是一個爲他人做嫁衣的女子。

    “你是一個女人,承受過亡國,複國,救國,你還想要承受什麽?”在我一腳還未邁出牢門之時,祈佑低沈的聲音傳來,聲音飄忽虛幻,讓我整個身子都僵在那裏,扶著牢門鐵杆的左手多用了好幾分力氣。

    “馥雅命該如此,怪不得他人。”

    “若你只是爲了救牢中所有人而離去,我勸你最好不要,沒有人會感激你。”

    牢中之人仿佛意識到我爲何要離去,跪著匍匐在鐵欄,用那一雙雙期待的目光盯著我大喊,“夫人,我們會感激您的,只要您救我一家七口出去……”

    那一句句乞求的聲音響徹整個天牢,震耳教聾。我緩緩回首,望著一臉陰沈的祈佑笑道,“你瞧,很多人在感漱著我呢。”

    “雅夫人,你救這群赍生怕死之徒有何好處?”蘇景宏臉色一變,猛然朝我吼道,他的聲音蓋過了衆人乞求的聲音,“都給老子閉嘴,閉嘴!”他沖那群乞求我的人恕道,近乎于瘋狂。

    “蘇將軍,我救他們的好處就是能夠保自己的命,我也不想死。”這話說的堅定,對上蘇景宏與展幕天不可置信的目光,我巧然一笑。轉眸望著祈佑清冷的目光,“馥雅做不了虞姬,沒有勇氣在項羽其面前揮劍自劃。所以,祈佑你也不要自比項羽,輸了並不代袁你之前所做的一切皆是枉然,像個平凡人一樣去過自己的日子吧。”

    緩緩後退幾步終于離開了天牢,而祈佑始終坐在牆角,一動不動的凝望著我離去,眼底帶過清矍的痕迹,面容上的線條更添肅峻。眸子異常清冷……我的離去似乎與他沒有絲毫關系。但是我看見了他撰緊的拳頭,以及那由眼角緩緩劃落的淚,晶瑩別透。

    我眼底的他漸漸模糊,離我也越來越遠,那份模糊卻清晰至極,深深的刺痛不經意地襲八心問。

    如果後來我知道,那會是此生最後一次見他,我定然會將他看個清清楚楚,銘刻在心,水不忘卻。

    我被領到了昭陽宮,一切都是再熟悉不過的景色,我卻被琉璃瓦上粼粼耀目的金波刺的睜不開眼,置身在朱壁宮牆之中,我頓時沒了方向,只能使使的站在原地四處望著,像是在尋找什麽,卻又不知道我要尋找什麽。

    恍惚的走進那片梅林,梅蕊初開,簇簇绯紅綴于葉問,馥郁芬芳。卻感覺四周一片天旋地轉,綠的,粉的,赤的,金的,無數的湛然之光射進眼底,幾欲昏厥。

    “我知道你一定會求我的。”寂然之時,一語八耳。

    看著他,一股酸楚揉過過,碎成了苦澀扼在胸問。沒有選擇,雙膝一彎便跪在梅林問那塵土石子之上,“若我求你,你真的會放過牢中的人嗎。”天下剛定,最重要的便是穩定朝綱,亓國的余孽若是不殺,某一日他們若揭竿而起,對朝廷來說會是一個棘手的麻煩。

    “我會。”

    “憑什麽信你?”

    “你只能選擇相信。”

    短短一言讓我再也無法吐出一個字,如今是我求他,就算他反悔我又能怎麽樣呢他蹲下身子,目光在我臉上流連片刻,眼底冷銳隱去,慢慢連起柔和,葉歲以下的孩子,六十歲以上的老人我皆會放他們走。納蘭祈佑,納蘭祈皓,蘇景宏,展幕天,我也會放過。其余人一律斬首示衆。”

    心底緩緩松了口氣,他若真能做到如此地步,也不枉我來求他了。牢中的老弱婦孺確實可憐,但是那群平日來享受盡了榮華富貴到此刻卻赍生怕死的官員確實可恨。之所以會來求連曦也僅是爲了那些老弱婦孺而已,他們不該成爲戰爭的犧牲品.“那你要我做什麽。”

    “做初雪的娘親,連曦的辰妃。”

    腦袋似乎被大錘狠狠敲打了一下,嗡嗡直叫。他在說什麽,連曦的辰妃?蓦地一激動,倏然起身,欲離去。

    看著我欲離開的身影他沒有阻止,只是拂了拂龍袍,起身淡淡的沖我說,“怎麽,不想救那群孩子與老人了?我印象中的馥雅可不是那種見死不救的人。”

    帶著清冷的目光直射于他,聲音隱寒,“連曦,你非要如此逼我嗎?”

    “所有的一切都交由你自己去選擇,我從來沒有逼過你。”晴空般的眼眸淨是一片祥和,未因我的情緒受左,靜靜的立在梅林問與我相望,“要知道,我還可以放祈佑一條生路,你不是爲了他可以犧牲一切嗎?”

    放祈佑?連曦真的認爲祈佑會接受這樣的‘好意’嗎或許他不了解祈佑,但是我知道,如今的祈佑早已做好了死的的准備,所以我才一句話不說的呆在祈佑身邊,我早已經做好了與之同死的打算。

    可是連曦爲何又要逼我,用那一條條無辜人的性命逼我。

    突然問,我筻了,“連曦,你這樣做又何苦?”

    “我答應過大哥,定要照顧你。”見他緩步朝我而來,目光深沈讓人難以琢磨,嘴角卻始終挂著若有若無的淡笑。

    “好一個冠晃堂皇的理由,代連城照顧我?”使然起身,諷刺的笑著,“口口聲聲說是爲你連城,若此刻的連城站在我面前,他定然會赦我與祈佑同生同死,決不會像你這樣逼我。”

    他上前一步,猛然撰緊我的雙肩,抵在梅樹之上,唇據狠地向我壓下來。梅樹上的葉片片飄落傾打在我們之間。

    我用力推拒掙紮著,他卻箍的的更緊,炙熱的唇割傷了唇,重重的喘息仿若癫狂。

    絕望的閉上眼簾,涔涔淚水,無聲無息落下,濕了他的唇。

    如果馥雅命該如此,那便認命,犧牲我一人換那麽多條命,很值得不是嗎艮九,他才平複了他莫名的瘋狂,扯我入懷,“是借口也好,私欲也罷。這若是罪孽,我要你與我一同承受!”暗啞的聲音輕輕飄進耳中,“既得不到你的心,那便將你四禁在昭陽宮,永不放手。”

    木然盯著身側的梅蕊,含著淚而輕笑。

    罪孽,你然這罪孽要我承受,那我便受。

    祈佑,你恨生在帝王之謇嗎,我也想要平凡的日子吧!將來,你會趨于平凡,你會娶妻生子。而馥雅,將終身站在昭陽宮,與你同生。

    今日是大婚之日,我冊封展妃之時,外頭似乎下雪了,我卻不如以往的興奮,甚至連窗都沒有推開。

    近日來昭陽宮的侍衛增加了許多,奴才也添了十來個,喜餅,喜燭,喜帳,喜帕,滿目的血紅,讓我心驚。

    桌上擺放的皆是璀璨奪目的金銀首飾,金荷螃蟹簪,金蓮花盆景簪,雙正珠墜,盤鳳,朝珠,銀粉妝盆……滿目琳琅異常刺眼。

    連曦說過,我冊封當天他便會放人,祈佑,祈皓,幕天,蘇景宏則會被接近一處府邸,讓他們九居與此。想必連曦已經放人了吧,他是天下的王,他不可以說話不算話。

    連曦確實考慮的很周到啊,老弱婦孺不可能揭竿而起,領頭人物則被囚禁在府邸更不可能危害到朝廷,其余有能力的官員皆被斬首,這樣一來,連曦就沒有絲毫顧慮了。

    在蘭蘭與衆位奴才們的伺候下,我木然的披上了風绡嫁衣,站在妝台之前任她們對我上下其手的整裝描眉抹脂。鏡中卻是一片空白,連我自己的容都不複見,我努力想要搜尋些什麽,卻早境中見到了與祈佑大婚那日,整個昭風宮也是如此,紅帳漫天。他冊封我爲蒂皇妃,也像連曦一般賞賜了很多東西,看的我眼花缭亂。

    人人都說:一女不侍二夫。還有些女子爲袁自己對丈夫的忠女,立下女潔牌坊。那麽一個女人出嫁三次,嫁的都是帝王,位居如此高位,天下人將如何看待是說我爲求自保,抛棄淪爲階下囚的祈佑,轉投榮華富貴……是說我勾引小叔子,以美色謗其冊封……真的好複雜,怕是連我自己都理不清這千絲萬縷的關系。

    恍惚問,與祈佑大婚那日的場景瞬間破滅,我那張描繪的豔麗奪魄的臉呈現在自己的眸中。看著眼前的自己,就像在看一個笑話。

    “元帥,您不能進去……元帥……”守在門外的宮女一聲聲焦急的呼喚著,見我一切的思緒悉數打亂。

    腳步聲漸近,我疑惑的由妝台上起身,才回首,寢宮之門被人重重的推開。

    外頭冬雪之寒風撲打在我臉上,將我未绾好的發絲吹起,紛紛揚揚的糾結在一起來人是納蘭祈殒,他面色十分凝重,眸子中含著掙紮之態,“潘玉。”

    聽他喚著十一年前我曾用的化名,我的心猛然一室,心跳的厲害。

    “納蘭祈佑他……死了。”

    這句話仿若一個晴天霹雳打下,怔怔的望著祈殒,寢宮滿處的紅帳飄飄攘攘晃在眼前就變成猩紅的血液,濺了滿地。

    雙腿一軟,重重的坐回冰涼的凳上。

    宮門緊閉,獨留我孤坐妝側,凝睇鏡中,熠熠眸中競無一絲淚光,只是淡莞輕笑。

    恍惚問又想到了什麽,我立刻起身,推開朱紅的窗,大雪紛飛如鵝毛飄進窗,傾灑在我身上,臉上。勾起淡淡的笑容,我接下幾片雪花,耳邊浮現的卻是祈殒對我說的話。

    “在你離開天牢之後,納蘭祈佑便自盡而死。”

    “皇上封鎖了一切的消息,只怕你會想不開。”

    “我之所以告知于你,只因死在天牢中的人,是我七弟。”

    “這事,不該瞞你,你有權知道的。”

    迢迢衰草承霜雪,輾轉蕭條融未盡,舉頭仰望著白茫茫的大雪將整個蒼穹皆籠罩而下,還記得,與祈佑大婚那日,也下了一場雪呢。

    當年,背我上花轎的是韓冥……如今有誰來背我上花轎,誰再來陪我走完這條我用盡全力卻也走不完的路呢……當年,被我間接害死的祈星……你要我答應你不被這個血腥的後宮汙染,能走多遠便走多遠,可是走了十一年,我仍舊停留在原地,停留在這冷血的宮廷中祈佑,你還是選擇做項羽嗎。

    祈佑,爲何要先走,爲何不能與馥雅同生。

    祈佑,你可以做個平凡的人,娶妻生子,共度天倫。

    祈佑,我們可以天各一方,心卻始終會在一起。

    無力的靠在窗檻之上,看著眼前這片梅林,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容,是甜蜜,是幸福,是哀傷,是沈痛……梅,承栽了我許多許多的夢想。

    祈佑,卻承栽了我十一年的悲與歡。

    深深呼吸著淡淡的梅香,還夾雜了一抹清冷,我的眼胥斬漸舍上,腦海中閃現出與祈佑的第一次見面……祈佑第一次爲我放棄皇位……祈佑要我做他唯一的妻子……祈佑對我的利用與傷害……祈佑對我的笑與恕……十一年所發生的一切就像一場夢,竟然就這樣在腦海中匆匆劃過,好快也不知過了多久,蘭蘭終于忍不住還是推開了寢宮之門,“娘娘,不能再拖了……皇上與諸位大臣在正殿……”門被咯吱推開,她的聲音粹然而止,僵在原地癡癡凝著我。

    她哽哂著,顫抖而語,“娘娘,您的頭發!”

    我回首朝她輕笑,聲音飄忽渺茫而虛幻,還有掩不住的自嘲,“他死了,爲何無人告知我。我還准備做連曦的辰妃,准備享受著終身的富貴榮華……”

    蘭蘭的淚卻使地滴落,如泉湧連濫,怎的都止不住。

    北風由窗口溜進,由背後將我散落著的發吹起,幾縷飄落在胸前。顫抖著手輕輕撫過一縷不知何時已經花白的發絲,喃喃自語,“鉛華洗盡,白發紅顔。”

    曾經那份滄海桑日的誓言,終是實現了呢。

    那些年少的夢,競隨著時光而飛逝去,我的夙願一變再變,到如今,我已不知還有什麽值得我去苦苦追求。

    胸口一陣疼痛的抽搐,誇我作嘔的腥味湧上喉頭,一口殷紅的血噴灑而出,眼眶籠罩的是那怎麽也洗不盡的血。

    瞬間整個人被掏空,身子搖搖一晃,翩然如那被北風摧殘的梅花飄落在地。

    此情已自成追憶

    零落鴛鴦

    雨歇微涼

    十一年前夢一場。